年成本上百万元 社区银行退潮十月已关停59家——浙江在线

首页

2018-10-26

  浙江在线10月2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吴恩慧)“四年前我刚到温州时,在这家银行开过电卡、缴过电费,后来都在手机上完成了。

现在它关停了我也没觉得有任何不便。

”新温州人小陈说,早两天家门口的社区银行贴出了告示,原社区银行所有业务迁至温州某支行办理。   社区银行曾被认为是抢占金融“最后一公里”的神器,而现在全面收缩已是不争的事实。 据统计,10月1日-25日,全国各地共审批通过59家社区银行的终止营业申请,同期新开数仅为13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社区银行一定要做好顶层设计,如朝着小额贷款服务以及理财服务等方向,可能会走得更好。

  线上冲击、客流冷清  一家社区银行年成本达100万元  “现在老年人智能手机也玩得很溜了,不少业务他们都会在手机上完成,别说年轻人了。 ”杭州一家股份制银行的社区银行负责人坦言,目前客户并不多,2年前刚开业的时候大爷大妈们来得较多,后来新鲜感消失,就来得少了。 “只有到年关或者一些特别节点的时候,他们会来,问问什么理财收益高,有什么活动。

”  这位负责人透露,“从店面租金到人员配备、店面装修设备置备等,一年成本至少要100万元,经营压力真不小。 ”  记者走访了杭城几家社区银行,多是门可罗雀,即便有客户进门,大多也是直奔自助机,工作人员想多介绍几句理财产品,客户也没太多兴趣。 “之前没料到银行自身手机App、网络银行的快速发展,现在个人用户可以足不出户完成绝大部分业务,线下网点自然被冷落了。

”上述社区支行负责人认为,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客户对社区网点的依赖。 数据显示,2017年手机银行交易达亿笔,同比增长%,去年手机银行个人客户已达到了亿户。   社区银行退潮始于去年  今年10月已有59家关停  “目前社区银行的业务结构、业务品种比较单一,主要来自于社区附近居民的存款以及销售的理财产品,这就使得一部分社区银行面临经营的压力。

”新湖财富助理总裁郭剑认为,目前市面上很多社区银行定位模糊,同质化严重。   统计显示,10月1日-25日,全国各地银监局和银监分局已经批复了59家社区银行终止营业。 10月8日,银监系统内更是一日挂出了11家社区银行关停的批文。 而同期,全国仅有13家新开的社区银行。   其实去年年报就已透露出社区银行的“退潮”迹象,甚至有银行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形。 如民生银行2017年年报则显示,其到年末持牌的社区支行为1622家,较前一年末减少72家,这是该行持牌社区支行数的首次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也指出,部分银行社区银行的服务未契合本社区客户的实际需要,未形成特色和优势,因此关停也不可避免。   竞争优势成“伪需求”  本月浙江温州已关停一家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我们想着错时服务来争夺上班族客源是竞争优势,现在发现这优势根本不存在。

”杭城某股份制银行的社区支行行长说,“上班族不再会在下班后来我们社区支行,他们完全可以在手机上完成。 营业时间延迟至晚上8时很有可能是伪需求。

”对于这家社区银行怎么发展,这位行长坦言,尽管这两年不断调研、做方案,但也感到迷茫。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社区银行真正面临的头号问题,是如何通过特色服务来吸引客户。

省内已有社区银行在探索转型拓展人工现金业务,如日前台州银监分局发布的公告显示,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温岭太平社区银行获批终止营业,该支行现有业务并入新设的开办人工现金业务的温岭太平社区支行中。

银行人士认为,此举可增强对小区居民的粘性。   郭剑认为,今后战略不清晰的社区银行关停仍不可避免,“社区银行本来就是尝试,需要探索,如果朝着小额贷款服务以及理财服务,可能会走得更好。

”董希淼则表示:“未来,银行网点不应该只是一个个点,而应该是一张网。

”。